SebastianStan的粉丝。

突如其来的告白事件及死皮赖脸的接受事件

写个盾冬,提前祝队长生日快乐!!希望每个au的队长都可以和冬冬一起流(这个字可以划掉)浪,白头偕老~~

正文。

1、

放映厅里只有队长和娜塔莎,超级巨幕上已经演到男二找到男主一下车就拥抱然后像两只无尾熊一样黏黏糊糊又迫不及待地在墙角接吻的剧情了。

娜塔莎咔吃咔吃嚼着爆米花,看起来丝毫不受大尺度画面的的影响,史蒂夫也只能憋住咳嗽,“所以,断背山,哈?”

娜塔莎看了他一眼,把爆米花往他膝盖上放,语调轻柔:“所以,今天也准备憋死自己哈?”

“我和吧唧只是好友,战友,家人。”史蒂夫刚脱口而出这句解释的话就知道自己输了,他皱着眉头看娜塔莎从小包包里拿出一个小本本,超强的视力让他清晰地看到对方在一句“队长今天表白了吗”的表格中对应的日期下画了一个叉。

F**k,看到那连成一遍的叉简直比体能测试拿到f还让他伤心。

“你看,”娜塔莎哀伤地指着屏幕,“太晚了,他只能抱着他爱的人的外套哭的撕心裂肺了。”

“你呢?再不抓紧,你想抱着冬兵的机械臂手活吗??”娜塔莎言辞激烈。

史蒂夫怔了一下,“我为什么……我也可以……我……”

他不想抱着吧唧的机械臂手活,他也不想抱着吧唧的机械臂哭,他只想抱着吧唧的机械臂,给吧唧手活,让他爽哭。

有点少儿不宜,已经被犀利的娜塔莎看穿了。史蒂夫沉默了一会儿不打算掩耳盗铃了,他颇为困扰:“事实上,娜塔莎,我向吧唧表白过。”

“是吗?how?where?when?then?”

史蒂夫有点破罐子破摔,眼睑发热:“我,我对他说,我会陪他到时间的尽头。”

“如果是战舰上那次我就得说你了啊队长,那个时候冬兵脑壳有包,还不认识你……”

“不是!好吧,不只是!那次之后,在罗马尼亚,德国警察要找到我们的时候……”

“我在电影里没看到!天呐,你们接吻了吗?有没有爱的鼓掌?是不是被cut掉了?噫,肯定没有……”娜塔莎叹气,“那个时候你们在逃亡,也可以不算的。”

“好吧,如果那个不算的话,在他即将被冻起来的时候,我也,我说过。”史蒂夫脸红了,“你可以说他认为我在安慰他。没关系,事实上,上个月,我们找到宇宙魔方,弄清楚怎么理顺他的脑袋把他接出来的时候,我又,我又说了一遍。again and again and again……”

“那只能说明詹姆斯语文不及格了。”娜塔莎在队长阴沉脸下直言:“他初中没毕业,我记得。”

“我生气了娜塔莎。”

“詹姆斯的字写得超丑,嘻嘻。”

“我走了!”

“他画的更丑~~”

“你休想再让我和你谈我和吧唧的事情!”队长真气呼呼地起了身,半晌,“我后背有东西是不是?”

娜塔莎耸肩。

史蒂夫长手一伸,从后背撕下来一个简笔画。穿着比基尼的大胸美女队长,胸前两坨着墨最深,画的跟椰子似的。

史蒂夫又想哭又想笑,又想把吧唧打一顿,又想干脆用另外一个鞭打他。

“他太迟钝了。”史蒂夫懊丧坐回原位。

“那就单刀直入,开门见山,直抒胸臆。”娜塔莎继续吃爆米花。

史蒂夫叹气,唉,他也想在心里那张“今天操到吧唧了吗”的表格上画一个勾啊!

“你还在矜持什么啊!”

“没……你们都认为我们是相爱,那,那……你可以提醒下吧唧……”

“不会吧队长,”娜塔莎放下爆米花,“但是……也可以。不过,我看的文里面,基本是谁表白,谁是攻。”

“……”史蒂夫沉默了一会儿,“把文发给我。”

“表白的文?”

“也行~”史蒂夫露齿笑,“还有我是攻的文。”

2、

吧唧被他从床上呼伦起来时是半夜,一瞬间以为有突发任务,刚想穿作战衣就被史蒂夫按在了床上:“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什么事?”吧唧还没反应过来,放低声音道。

史蒂夫沉默着看他嘴唇上的胡茬,唉,怎么会就喜欢上吧唧了呢?这个问题他问了自己很多年了,快两个世纪了都,还是未解之谜。

“吧唧,我喜欢你。”

“哦~”吧唧整个人更紧张了,他觉得史蒂夫很奇怪,说这种众人皆知的事实好像在说遗言似的。

“你呢?”

“如果你不是打算去孤军作战的话,我也喜欢你。但是你他妈的要是敢……”

“那我爱你。”

吧唧狐疑地看着他,“我知道啊!但是我还是不允许你……话说,谁他妈下的任务?when?where?what?how?”

“没有任务!”史蒂夫咬牙切齿,“你爱不爱我?”

因为没有任务而放松的吧唧又紧张起来,“你不是说废话吗?我不爱你我爱谁?”

“你爱我?”史蒂夫咧嘴一笑,“那我要和你上床。”

“哦……嗯??”吧唧愣了,“等等!你是双性恋我知道……”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就打红骷髅啊,我们在战壕里,你非要挤着我睡觉…”吧唧有点害羞,“当时他还以为你在裤裆里藏了手雷!”

“那是被你摸的!”

“你本来就是半♂硬我才感觉出来的!”吧唧有点委屈。

队长眼睛都红了,“算了,我懒得和你争。反正我要和你上♂床!”

“明天成不?”吧唧讲价还价,“今天我好困!”

“就今天!”队长迫切需要在表格里画一个勾勾,“我他妈对你有欲望!”

“什么时候的事?”吧唧还很吃惊,“我以为你喜欢Sam那个型的!”

唉,满怀计谋的告诉吧唧自己和Sam关系很好以为对方会吃醋然后觉醒gay脉这种糗事就不说了吧。

“前一阵子,局里做调查问卷,最性♂感♂肉♂体我投了你。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啊!”吧唧张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看起来可真“性感”啊,眼泪汪汪:“那不是因为我也投了你吗?”

竟然无话可说。

等等,这他妈到底算表白成功了没啊!史蒂夫深吸口气,“脱衣服!”

“我脱了啊!”吧唧只穿了一条内裤看着他,“我本来裸睡,就你喝水的时候看到就非要我穿内裤睡,超不舒服的我跟你说!”

那不是那个时候还是暗恋阶段怕你接受不了吗 ?史蒂夫很想咆哮。他深吸了两口气,“躺好!”

“哦~”吧唧躺了回去,还扯着毯子盖在了胸口,“晚安哈,记得关灯。”

史蒂夫气急了:“我要和你上♂床!”

“那上来呗!”吧唧挺无所谓的,掀开毯子拍拍床。

“我……”史蒂夫心累,“不是一起睡觉……是一起睡觉。我是,吧唧,我对你有欲望!”

“我知道啊,你说过了!来吧,虽然有点晚……”

“我……我要和你一辈子在一起!”

“噗嗤~好了,我知道了!陪你到时间的尽头还是我告诉你……”

“我他妈要和你谈恋爱!我要和你手牵手,穿情侣装,用情侣水杯,纹情侣纹身!我要和你上♂床,要和你结婚!!!”

“WOW!wow!wow!”吧唧愣了,“等下!别一下子告诉我这么多你想做的事情……而且,太娘了!太gay了……你,你喜欢我??”

这下轮到队长愣了,“我,我说过了啊,我,我喜欢你,不,我爱你!”

“那,那不是朋友,战友,家人吗?”

“呵呵,你还答应要和我爱的鼓掌,啪啪啪呢!”

“就算那样,也是纯洁简单(?)的朋友战友家人外加炮友关系啊!你,你想把他变成复杂(?)的爱人关系??”吧唧瞪大眼看他。

史蒂夫起身就走,被气的。

3、

娜塔莎的小本本上有了另外一张表:《冬兵今天唉声叹气了吗?》

这张表特别争气,一片勾勾。

吧唧再次“唉”了一声,起身离开了。娜塔莎机智地用他教的潜行术跟了上去。

吧唧在房间里吧唧瘫,嘴里不停嘟囔什么我做不了主听老天的吧……娜塔莎一头雾水地看他掏出一枚硬币。

“正面答应,反面拒绝。”

抛,掉。

“反面??”吧唧沉默一会儿,“三局二胜才行。”

抛,掉。

“又是反面?”吧唧皱眉,“没事儿,还有一次机会。”

娜塔莎看的直笑,果然初中没毕业!

“卧槽!信了你个邪了!我就不信我抛不出正面!!”

……

again,and again……

“绝对是Tony动了我的硬币!”

吧唧边抛边骂:“賊老天,你有毒啊,史蒂夫为世界做那么多他只想得到一个完美的恋人你还不答应他!该死的……硬币生产厂家他妈的有毛病吧?老子换左手了……操!”

娜塔莎笑得快从窗户边掉下去了,真的。

“呵。”吧唧冷漠地看着掉落在地上的硬币,“傻币!他妈的,正面拒绝,反面我会立马去练习室找到史蒂夫当着学员的面和他来一♂炮!”

抛,掉……

吧唧气急败坏地捡起硬币,用力地朝窗户外扔去,“老子就要和史蒂夫谈恋爱,谁特么理你同不同意!!”

然后就气势汹汹地走了。

4.

“结果那个硬币打在我身上导致我从窗户上掉下去,摔断了胳膊……”娜塔莎忧愁又真诚地看着队长,“故事就是这样。”

“但是,有监控显示,你是和一群女人打架……”

“监控又没有被黑我不清楚,但是那群该死的女人站的可是叉冬。”娜塔莎掀着嘴皮吐露恶语,“叉骨和冬兵的cp。”

“唔……我来处理,你好好养伤。”队长温柔一笑。

fin。



















评论(23)
热度(381)

© 肥美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