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bastianStan的粉丝。

破镜重圆。(evanstan教你如何不动声色的秀恩爱。)

每日一旧文系列吧。

正文:


助理甚至经济人都到齐的时候他还在哆嗦,不仅是嘴唇,小腿,手臂,指尖……就连被自身重量压在沙发上的屁股都好像在一颤一颤地收缩。


人到中年的经纪人还没站定呢,就被一脸愧色的助理给拉到了一边,两人交谈的声音压得很低,但是他还是隐隐的听到成熟稳重的经纪人压抑不住的“oh my fucking god!”的怨怼声。

太恐怖了。简直是达摩克利斯之剑。


他控制不住的朝他们看了一眼,当然是控制不住地带上了担忧又害怕的神色。


一贯笑容满面的助理狠狠的揉了揉满是胡茬的下巴走过来,抬起的手臂犹豫了很久,仍然是轻轻的在他后背拍了拍:“会没事的。嘿,sebby……就相信……”


他们都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经纪人抿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挤开助理坐到了他对面:“事情不会那么遭,你知道的。”


“嗯。”Sebastian眼眶控制不住的泛红,鼻子发酸,“我,我必须把这件事告诉……”只是眨眨眼而已,他的睫毛就被眼泪浸湿了,“对不起,我搞砸了一切!”


“Hey,你又不是故意的!”助理紧张兮兮的坐在经纪人旁边:“我是说……以你们现在的关系,你打电话过去合适吗?会不会被他认为是故意报复之类的?”


sebastian瞪大了眼睛,他的确是忘记了,甚至没有故意去想:他和Chris Evans,那个合作过两次的大明星,已经悄悄的分手了。


就像他们悄悄的牵手那样没有引起媒体的水花,当然也没有引起大众的注意。


“我说的是对方的团队,”,助理补丁道,“需要我代表你与对方团队沟通吗?”

毕竟助理先生才是那个基本上每个月会和这个人形影不离二十多天的人,当然不会忘记一个星期以前那一场单方面的爆发。


他的大明星小可爱sebby嘴唇紧咬着,眼泪汪汪的仰着头,不服输的看着那个叫做Chris Evans的男人离去的背影。


有一句话叫做人都是有感情的,还有一句话叫做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而他,一个现在还默默无闻的助理,恰好是一个有感情又有能力的金牌助理!


保护自己的艺人不受伤害是他应尽的职责!


此刻,sebastian对着他真挚又热切的眼神摇了摇头,声音低沉又坚定:“Chris不是那种人,他不会那样想我的。”


说完还抿了一下嘴,就像Captain American:the winter soldier里面,即将再次失去记忆的冬日战士一样,无奈又笃定的相信自己,相信他人,相信那些美好的记忆。


“好吧。”他的经纪人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他,“需要我帮你翻号码。”


“我记得他的电话号。”sebastian露出一个小小的就像拿到了A一样的得意的笑容,不过很快就消散了。


他的手在抖,睫毛更是颤抖的厉害。


电话只“嘟”了两声就很快地被对方接通了。


“喂,哪位?”


只是对方的声音响起来而已,sebastian就想哭了。


咬着自己的拳头,声音里带着浓重鼻音:“Chris……”


“sebastian?sebby?是你?怎么了?”


“Chris,我……我把手机……”他开始抽泣起来,他平时不是很容易流泪的人,他明明是个男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但是他现在又怕又委屈,他抹掉眼泪站了起来,走到走廊那里背对着自己的经纪人和助理,深吸了口气,声音颤抖:“对不起,我的手机丢了。”


“手机里面,存了你……你发给我的信息……”


男人的声音很沉稳,还带着一点儿得意的调侃,“我的信息?你在哪里?”


“对不起,相册里还有我们的照片,呜呜……”


“在纽约?发布会结束了吗?回酒店了没?还是在酒会上?”


“真的,我很抱歉……有很多,很多那种照片!对不起!我……我甚至都没有上传!就,就存在手机里了……对不起!我,我没有想给你造成困扰……”


“我知道。告诉我现在你在哪里?我马上过来。”


“对不起,你不是还在拍……”


“再说对不起我真的生气了!快告诉我你在哪里!”


“哦……”他拍了拍心口,想将难过给压回去。平静了一会儿之后他告诉了对方自己的酒店地址和房间号,然后,然后Chris什么都没说就麻利的挂了电话。


他对着黑掉的电话发了一会儿呆。


直到他的助理递给他一张纸巾,并且再次调侃他该去演爆米花剧,肯定会大卖,因为观众都喜欢看漂亮的人流泪……只是这一次,他们都没有心情露出配合的笑容。


下:


客房门被敲响的时候他正用真诚(委屈的puppy eyes)眼抵抗经纪人和助理的审问:关于你一个大(有待考证)明星,二十一世纪网络时代的人类是如何做到手机失踪近一整天(sebastian可怜脸:没有一整天最多是十个小时而已啊%>_<%)而没发现的?


其实答案很简单。


当他们刚分手的第一个小时,他几乎将手机“供”了起来,就连上厕所都放在离唧唧最近的左边口袋,生怕对方的信息电话响起时,自己没及时的第一时间接到并且做出回应……但是当分手达到半天,手机除了助理的事项提醒和股票推销或者天气预报就没有其他的内容时,他是有点失望的。


他在期望和失望的交织中抵抗住了想先联系对方的渴望,然后就看到了他的男朋友,应该是前男友,穿着艳丽的衣服在一个艳丽的天气里和一个艳丽的女人出现在新闻里。


而他,还深陷在阴暗的失恋中没有走出来。


他不得不提前开始健身课程,因为手机会被锁起来,就像他的那些期望希望渴望……而现在,他们都分手九天又十三个小时五十六分钟啦,这个记录随着时间的流逝会被一次又一次的打破。


除了在自己锻炼任务圆满完成时,在自己抵抗了香蕉奶昔和黑森林等各种美食的诱惑之后,他会奖励自己去视奸一下对方的twitter啦,官方INS啦,偶(惯)尔(例)Google一下对方的新闻啦……他根本可以说是,不需要手机嘛!


反正有助理。


所以这一刻,他也瞪大眼看着自己的助理,打死不讲话。


助理先生的自豪感上一刻还是很强烈的,但是当他把门打开,那个巨人挤开他走进来之后,他的明星可怜兮兮的倚靠的眼神下一刻就落到了该死的额巨人身上!


哼,体格大了不起啊!


sebastian试着想站起来,但又不想表现得太急迫,动了动腿最终缩了缩坐回沙发:“Chris。”


男人无奈又责备的看了他一眼,脱掉外套露出强壮的起伏的胸口,声音安抚:“我来了,我在这里了。”


“哦……”


经纪人对自己艺人的哭腔很是无语,他站了起来:“本来想在电话里说的……”


“没关系。”Chris伸出手和中年男人握了握,直接坐到了他的对面sebastian的身边。挨得很近,他几乎能感受到对方身体的颤抖。


他想了想,克制住将人搂进怀里安慰的冲动,只是将手臂伸直搭在对方背后的沙发上,做出了一个保护的姿势,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对着sebastian的经纪人和助理道:“报案了吗?”


“没有。”助理有些谨慎地回答,“我们暂时了解到手机可能是在威灵顿大街丢的,sebby没怎么出门,就上午出去了一下……”


Chris点了点头:“大致时间?”


“十点到十一点半。”sebastian眨了眨眼嘟囔:“我,我只是想去买碟片而已。”


Chris叹了口气:“你为什么不能在网上下载呢?”


sebastian咬了咬唇:“有些东西,我,我想保存下来。”


Chris张了张嘴,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我知道了。会是在音像店丢的吗?有监控吗?”


“喂喂喂!你那是什么表情?你知不知道他去买什么碟片?!你演的那个露屁股露胸的花花公子的!!你真当那个电影很棒到处都有得卖吗……”助理先生吼出来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没能为应该保护的艺人增加气势,反而,反而将艺人塑造成了苦恋对方的弱者。


虽然是事实,但是,这个事实在两人已经分手的情况下一点儿也不美丽。


他歪着头气呼呼的想了很久,冲着艺人的前男友讽刺道:“只是因为那个片子里你很蠢而已!”


立刻引得自家艺人一个非常不满的怒瞪。喂喂喂,养不熟的白眼狼是不?


Chris揉了揉太阳穴,想着他们上一次吵架的其中一条导火索就是自己想介绍一个更专业的助理而对方拒绝了。

算了,还是用这位先生吧。他心里有些甜蜜的偷窥着sebastian又惊又红的脸颊,嗯,蠢人也有蠢人的好处。


“有监控,但是店主说必须要有官方文件他才会调用。”经纪人抿了抿嘴,“我能搞定,但是我更担心是sebastian丢在了大街上。他一向喜欢将手机放在裤兜里,无论是前面还是屁股后面……”


经纪人犹豫了一会儿,“我问sebastian里面有什么他也没细说。”他耸了耸肩,“所以,我觉得你们方面必须做好最坏的准备了。”


Chris沉默了一会儿,转过身直直的看向sebastian:“都有什么照片?”


后者紧张的看着他,眼里的内疚几乎要溢出来,声音颤抖:“我们的,很多。”


Chris的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温度透过衣料安抚着Sebastian紧张的肌肉,他声音控制不住地染笑:“可是,那天你说会删掉那些照片,还有我发给你的信息……”


助理噢了一声,一脸的你他妈可得了吧的死样子,经纪人好一点儿,一副看不下去的样子扭过头。


Chris的脸上带着笑意:“不要担心,我说过不怕出柜的……告诉我,都有什么照片?”


sebastian的手指几乎要被自己给掰断了,他的心快要跳到了喉咙眼,“我,我生日聚会的。”


Chris握住他的手鼓励的看着他,眼神温柔:“还有呢?”


助理和经纪人都捂住了额头。


sebastian咬着下唇,眼珠转动:“你,你生日聚会,还有和你家人在一起的。”


Chris眼珠转动,似乎回想起了那些光景,身体靠的更近,气息喷到对方脸上:“还有呢?”


助理先生站了起来,拉了拉经纪人的手臂,指着走廊的方向。


sebastian深吸了口气,眼神可怜又委屈,他侧过头在对方耳边低语。


“什么?裸体围裙的那个照片你也留着了?!”


虽然离开了但是还不够远的助理和经纪人身形颤抖了一下,然后坚定了捂住了耳朵,离开的步伐也加快了。


sebastian的脸红的快要往下滴血:“那是,那是你拍的!”


“是的,”Chris的手拍着他的后背,“是的……但是我以为你会删掉的。你那天那么生气,你说你不和我在一起了……”


“是你先说的!”sebastian鼓着脸颊忿忿不平的看着他,委屈一下子就涌上了心里,“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我丢了手机,可能会连累到你,对不起……唔……”


他的嘴唇被咬了一口。


Chris脸色很是不虞:“我说过很多次,不许说对不起!”


sebastian闷着头不说话。


Chris继续色厉内荏的责备他:“丢了我不道歉,丢了手机这么担心!”


“那是因为手机里的东西会伤害到你!”


“只有你才会伤害到我!!”Chris狠狠的看着他:“而且……”他从包里掏出一个黑色的plus扔到对方面前,“根本没有丢!”


sebastian有些转不过弯,“诶?!”


“怎么……难道我们分手那天……不可能啊,后来我还用过!”


Chris脸色有些绯红,“我……我私自给你找了一个保镖。你知不知道上一次被疯狂的粉丝跟踪?!你看没看ABC新出的剧集stalker?很恐怖的!我叫你跟你的经纪人反馈你还说我小题大做!除了我谁会心疼你啊,要不是爱你……”


“Pardon,我正在准备替sebastian申请贴身保镖哦!”已经融入背景的经纪人举了举手,“我没有偷听!”


助理跟着闷声举手:“me either!顺便,既然在你手里为什么不早说?害的sebby担心这么久!”


sebastian低着头不说话,手指有自主意识的翻着手机里存的两个人的短消息。


Chris叹了口气:“对不起,我没有提前告诉你。其实我正准备告诉你来着……对不起。但是谢谢你没有删掉我们的东西,谢谢你的搜索记录里排在第一位的是Chris Evans,对,每天的记录都有哦!谢谢你,爱我。”


sebastian的手指抓住了他的裤子,还是不说话。


“我道歉,我真的道歉。我不该吃醋,不该吃醋你演大尺度床戏,我还演过不要脸又蠢爆了的裸戏呢!我道歉说你的助理比你还笨……”


助理先生非常不满:“嘿!!”


“你一点儿也不笨,笨人怎么会看上我呢?”Chris的头低着对方的头,眼睛落在手机屏幕上,桌面照片里他抱着他的sebastian,笑的傻气又幸福。


sebastian的声音很小,“今天的新闻,关于你的……你对于我演大尺度床戏怎么想的。”


“当然是吃醋!”在接到对方瞪视之后无奈的扁嘴,伸出手将人抱在怀里:“我想大概自己会看两次。”


“第一次和主演一起到电影院看。”


“第二次,抱着主演在床上看……主演用了什么姿势,我也打算和主演用什么姿势……”


“喂喂喂,我们真的没有听到哦!!”


FIN.


好了,点裸体围裙的,也写了。我真聪明。


sebastian演戏美国队长怎么想这个新闻,详见柳具足de抽屉这位作者的微博。


谢谢大家,宵夜小甜品请享用。




评论(21)
热度(374)

© 肥美帝 | Powered by LOFTER